学习成效

访五老 学党史 | 在动荡中成长,在坎坷中创业——记山西大学老教授杨频

文字:乔治 黄媛婷 潘雨婕编辑:刘微

“同在苦难中诞生,同在炮火中成长,同在劳动中锻炼,同在跃进中歌唱。勿忘勿忘。把人民的命运担在肩上。”从1961年到2021年,杨频教授始终践行着初入山西大学时的诺言。

他是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先进工作者、国家具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、获国家级表彰奖励的杰出教授……也是那个在河西废品站里捡轮子、拾管子,想方设法组装单晶炉的青年教师。

文理双全 投身建设

1933年11月,河北高阳,民族沦亡的险境里,一个名叫“杨频”的男婴呱呱坠地。

抗战年代上学难,从4岁到14岁,杨频整整上了十年小学。班里45个人一起挤在草棚子里,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。日本人来的时候,把书藏起来,砖头一压,泥土一盖;日本人走了,再把书拿出来。直到1952年,杨频才从县师范学校考到北京四中,结束动荡的求学生活。

在北京四中,许多科学界、文艺界著名人士被邀请到学校讲学。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学校少先队员访问郭沫若并献红领巾的情景,红领巾上的字是他用隶书题写的。

1955年清明,杨频和几个同学一起到“丹柿小院”拜访老舍先生。杨频说自己很喜欢文学创作,计划报考北大中文系,想听听先生的意见。

“新中国刚成立不久,需要很多科学家,我劝你们学科学”“国家需要年轻人建设”,老舍的一番话在杨频心里产生不小的触动,他最终选择报考北京大学化学系,立志学有所成,投身建设。大学期间,他并没有放弃写作,经常在《北大青年》上发表诗作,传递自己的声音。

不忘初心 艰苦创业

1960年,毕业之际正好赶上困难时期。当时国家提出了“调整、巩固、充实、提高”的八字方针,杨频学习的半导体化学专业就此解散,面临着从北大研究生班重新分配到其他学校的问题。“那会儿就是党指到哪里就打到哪里,党的分配就是我的志愿”,与丁石孙校长谈了许久,他最终从北大前往山大。那是1961的春天。

刚报到时,院系调整后的“小山大”情状窘迫。面对几乎一张白纸的山大化学系,他白手起家,为了拉制砷化镓单晶,几乎跑遍太原市所有的废品站,寻找组装单晶炉的部件。几十斤的轮子、管子,他一个人抬着从河西废品站坐公交运回来。

当年和杨频一起到山西大学的同学,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。“深居非我志,甘愿赴辛艰”,这句诗记录了他当时的心境——愿用一生的守护,做出一番事业。

十年动乱期间,杨频始终没有被“读书无用论”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狂热氛围冲昏头脑,他冷静地认为没有知识是不能建成共产主义的,全身心投入到化学键的理论研究。“文革”结束,他发表《化学键理论和材料设计》,于是被邀请参加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,获得了先进个人奖和重大科研成果奖,同年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。

杨频于1981年晋升教授;1982年招收第一届硕士研究生; 1983年主持创建我国第一个分子科学研究所——山西大学分子科学研究所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;1984年,被任命为山西大学副校长;1990年被批准为山大历史上第一位博士生导师。他专心教学科研,提出的“双原子三中心键合模型”被视为可以放在墓志铭上做纪念的重大成果。同时培养出了包括李思殿、杨斌盛、殷彩霞在内的新生力量。

一路高歌猛进没有使杨频忘记那段艰苦创业的岁月。80岁那年,在分子科学研究所建所30周年大会上,他写下了“发扬艰苦创业精神,牢记老一辈科学家教诲,感谢兄弟院校支持”的感怀。

人生如石 抱朴含真

2006年杨频退休,与相守59年的妻子陆兆兴居住在山西大学家属院,过着和其他离休老干部一样简单朴素的生活。平时喜欢在家里练练字、写写诗。他对石情有独钟,一生抱朴含真。

他的字鸾翔凤翥,流畅有力,恰似漫漫人生里一段余韵深长的歇拍。他的诗倚马千言,乐观洋溢,正如苏轼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 ”那般旷达。对于这些爱好,杨频教授谦虚地认为这不过“游戏人生,自得其乐”,但于平凡爱好中独得陶然趣味,未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杨频一路走来,从狼烟遍地的抗战烽火到激情燃烧的建国岁月,在“文革”动荡里等待改革开放的东风,迎来了新时代的浪潮。人生在时代的洪流中裹挟翻腾,载沉载浮,到今日荣誉等身;跨越一路坎坷,积极乐观的态度、艰难攀登的勇毅、不惧前路的气魄缺一不可。

“翩翩舞姿,锵锵金鼓,坝上除夕惊天府,宵彩旗飘招地,来日波滚连环处。”现在的杨频,仍是那个1958年除夕夜站在十三陵水库中央吟诵的青年,饱含赤子之心。(作者:乔治 黄媛婷 潘雨婕   指导老师:桑煦丽)